今天是
关键词:

好未来励步事业部总经理曹伟:浸泡式语言教学打造幼儿理想学习方式

 时间:2017-11-29 18:03来源:未知 责任编辑:新华在线

11月28日,GES2017未来教育大会在北京正式开幕。当日下午,在以“科学、科技共助儿童早期教育发展”为主题的分论坛上,好未来励步事业部总经理曹伟、BEGiN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212】MEDIA创始合伙人Neal Shenoy、北京师范大学认知神经科学与学习国家重点实验室教授陶沙、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儿童发展中心主任杨一鸣,就科技对早期儿童教育的影响和作用,以及科技创新如何推动教育公平等方面展开了讨论。
(好未来励步事业部总经理曹伟在论坛上发表精彩讲话)
 
早期教育的主要对象是0-8岁或0-13岁之间的儿童,与后期的K12教育及成人教育有着巨大的差异。此阶段的教育也对一个人的成长和自身素养完善具有重要的意义。“这是一个很关键的阶段,是接触语言学习的开始。”好未来励步事业部总经理曹伟在大会中指出,“我们的教学实践证明孩子在早期阶段的语言学习能力,强大到我们成人难以想象。”由此可见,在幼儿阶段进行学习语言对将来孩子诸多能力的构建具有深远的影响。
 
时至今日,科技已经成为提升教育质量、实现教育个性化不可或缺的力量。“优质内容通过科技的呈现使授课更加高效。”曹伟在论坛中如是说,“我们用互联网技术,让孩子得到接近真实的语言浸泡,打好孩子扎实的二语基础,培养孩子的语言能力。”Neal Shenoy则指出,利用科技的手段,为孩子提供个性化的学习,能够激发孩子的学习兴趣。
 
以下为“科学、科技共助儿童早期教育发展”主旨圆桌现场精彩实录:
 
<圆桌论坛>
 
背景:GES未来教育大会
 
时间:17:00-17:50
 
主题:科学&科技共助儿童早期教育发展
 
圆桌嘉宾:
 
Neal Shenoy BEGIN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ZDZMEDIA创始合伙人
 
陶沙北京师范大学认知神经科学与学习国家重点实验室
 
曹伟好未来教育集团励步事业部总经理
 
杨一鸣(Mary Yang)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儿童发展中心主任
 
主持嘉宾:
 
初九芥末堆创始人
 
初九:
 
大家下午好,说在我们在谈论科技、商业模式、人工智能更炫酷的时候,希望能够谈一谈我们的早期教育和儿童教育。我保证你们一定会喜欢这个论坛,而且你们有提问的时间,但只有三个机会,我会不定时的放出来,看谁的手举的高一点。
 
今天,我第一次主持这样的论坛,因为我觉得有两件事情非常重要,就是在我们整个关于人的学习、人的成长过程里面,第一个东西是科学,第二个东西是科技。
 
第一个问题:关于科学在整个人的成长中,从认知、发展的各个层面上已经有很多新的进展了,但是到今天为止,我们在我们的教育理念里面,在教学方式里面,或者在教育产品里面,我们真的引入他们了吗?
 
第二个问题:因为早期教育与后期的整个K12和成人教育有更大的差异,就是在0-8岁或者是0-13岁之间,他其实更在意的是人的成长和人的完整成长,而科技能够在里面起到的作用,未必会像其它领域一样。
 
第三个问题:当我们谈论教育创新、教育发展、教育未来的时候,其实现在还有很多教育的不均衡、不公平。
 
这是我们今天会探讨的三个问题,
 
第一个我们要请到的是杨一鸣杨老师,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儿童发展中心主任,第二位请到的是曹伟老师,来自于好未来教育集团,励步总经理;第三位是在整个儿童认知和儿童发展、发展心理学上,非常专业的老师,陶沙教授,来自于北京师范大学认知神经科学与学习国家重点实验室,如果大家想引入更多的前沿研究,我觉得可以去找他聊天一聊;最后我们要请到的是Neal,他是来自于BEGiN的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也是【212】MEDIA的联合创始人,他们有两个APP都在APP Store里面,一会儿他会给大家介绍。
 
我们今天的问题正式开始,第一个还是从杨老师开始。杨老师,您在整个教育公平和教育均衡上关注的还蛮多,我想听一下在这个领域中你看到的我们对科学和科技的应用,真如我们看似的那么好吗?
 
杨一鸣:
 
今天非常荣幸,参加未来教育论坛,首先概述一下现在在全球教育方面我们都做了什么。
 
世界银行有一个世界发展报告,有一个关于教育方面的内容,它强调发展中国家所面临的教育危机。有很多孩子,虽然他们的入学率很高,或者是高收入国家和低收入国家的入学率也逐渐相近,但是在一些地方,孩子面临着非常严重的教育的危机。
 
比如说,在加拿大马拉维,大概二年级四分之一的孩子依然不能够读任何的词汇,比如说像猫这样的一些词汇。另外,在中等收入的国家,大概一半的孩子在二年级的时候,是不能读的。在印度农村地区,五年级一半的孩子的阅读能力仅仅只有二年级孩子的阅读水平。
 
我们现在关注的是未来的教育、早期儿童的教育、教育方法的技术,我有两个观点:
 
第一个观点:儿童开发方面的差距,可以说在很早的时候就出现了。
 
第二个观点:关于认知开发方面,在有一些学校是比较早的。
 
我想从神经科学的角度来讲,儿童在他们出生以后,就一直在发展他们的认知能力,根据一些调查,对于富裕家庭的孩子来说,他们一个小时大概可以听600个词,工人家庭大概可以听200个。
 
另外,在一些低收入国家,他们听到的词汇就更少了,随着孩子年龄的增长,他们学会的词汇要比这也高收入家庭的孩子要少很多。也就是说,对于专业的家庭来说,他们孩子的词汇认知能力是低收入国家的2倍还要的多,另外,在2岁的时候,词汇的掌握量会影响到孩子将来的表现。另外,早期的认知力是非常重要的。
 
比如说在劳动力市场,所需要的能力都是多维性的。今天很多人都讲到,对于我们的教育体系来说,我们是需要培养学生读、写、还有数学方面的能力,但是这些还远远不够,对于学生来说,他们必须打好这方面的基础,然后再去学会其他的一些技能,这样才可以在社会上立足。有了这样的阅读能力,他们才可以更好的去找工作等等。
 
对于这些孩子来说,早期开始的识字认知,对他们来说是非常重要的,另外,有一些认知能力和非认知方面的能力,对他们来说,也非常重要。
 
在OEC这个国家,最近他们正在考虑帮助4岁半到5岁孩子构建早期认知能力,包括他们的口语,或者是早期的识字能力,或者是早期的一个数数的能力,以及社交技巧,或是自己本能的一些控制。这些都可以体现孩子的自制能力,当然还包括一些非认知的和认知的能力,实际上对孩子来说,都非常重要的,特别是他们的一些执行的能力,比如说自控能力、自我管理、个人的经验等等。
 
认知方面的开发,是累计发展起来的,对于一些非认知的,即解决问题的能力或者是与其他人沟通的能力,或者是一些自控的能力。
 
我要说的就是阅读必须在学前进行教学,阅读在当今社会来说是非常重要的一个能力,它包括技术解码的能力,以及通过文本来获取文本意思的这种能力。
 
他必须通过学习,通过阅读,学会对视觉的符号和意思的理解,他们需要具备这样的能力来对阅读的能力进行解码。只有这样,他们才能够掌握一种语言。
 
当然,阅读这样的能力,是需要培训的。大脑的各个部分,通过阅读、语音和视觉的图片的需要连接在一起,一些字母或者是一些词,它代表着是什么样的意思和具体视觉之间的联系。
 
中国的早期儿童教育者,都认识到语言的组成部分很重要,如果到了小学之后才开始注重阅读的话,已经太晚了,应该是在学前教育就强调。
 
初九:
 
好的,谢谢杨老师。刚才杨老师谈的是一个非常严峻的问题,其实还有更多的人连基本的享受教育的权利都没有但这是一个非常大的问题。我每次最怕谈到教育的结构性、系统性的问题。
 
其实教育中另外一部分,比如说我们现在励步服务的家长和励步服务这个阶段的家庭,其实在早期儿童教育领域,也会存在大量的问题。
 
比如说,我的孩子现在在上幼儿园,有一种幼儿园我肯定是不去的,就是它从小就教我的孩子很多知识,因为我认为0-6岁最重要的是玩。
 
回到我们的主题,曹老师可以来介绍一下,新的励步与原先的励步是如何区别的?,你们对他基于科学上的新的培养逻辑是什么?
 
曹伟:
 
我们励步是一个语言培训机构,所以我们更多的是从自己的视角来看早期的,尤其是语言类发展、科技应用在里面的一些情况。
 
刚才杨老师也提到了一个特别好的问题,小孩子2、3岁,4、5岁的时候是一个很关键的阶段,让他接触语言,能够有很好的开始,甚至应该更早的就开始开发。我觉得这个其实正好也是励步在做的事情,也是很多中国家长所追求的事情。
 
励步是专注于2-15岁的儿童英语的教育机构,我们全国大概有上百家学习中心,近5万名幼儿班和学前阶段的学员,这几年我们真正见证到了英语语言学习的早期化,以及互联网科技对于幼儿第二语言的影响。
 
中国父母对于孩子越早学习英语越好这个意识觉醒的非常快,现在2、3岁开始接触英语,在一二线城市,甚至在三四线城市已经成为刚需了,我们的教学实践也证明孩子在早期接受二语学习的学习能力真的超强,是我们成人难以想象的。
 
我们从9年前创建励步时理想就是为中国孩子创造尽量接近母语的英语学习环境和学习内容,因为我们父母以前经历的是传统的教学方法,这是我们的一个理想。就是作为一个课外培训机构,我们能够抓住孩子的时间只有短短的每周两到三个小时。然而,在最适合孩子这个阶段学习的习得式学习方法,在语言学习最宝贵的大量输入和浸泡中,孩子们认知学习语言最高效的阶段,我们能够拥有的孩子的时间太少了,所以这是理想和现实之间的差距。
 
大家知道经典的二语学习理论,很多专业研究都是在专注如何提高各行效率上,怎么掌握好每个语言点、知识点,但是对于深层次的理解和运用时间分配是非常少的。
 
过去两年,我们很致力于用互联网技术打破这个限制,就是在励步的云学习平台上,孩子们在家里用手机,或者是Pad,能够得到非常丰富、高互动的学习内容,由于技术的进步,这些学习的内容和互动性效果都已经超出我们的想象了。孩子们在学习语言时不再只是观看静态的画面、单词卡等等。通过很专业的演播技术、视频播放技术,结合新的H5的互动程序创新,我们高水平的老师、高品质的真实的场景内容,就可以让孩子与屏幕中的老师互动起来,这种互动非常接近真实课堂和生活场景的互动,让孩子得到接近真实的语言浸泡,这是我们过去两年很快致力于做的事情。
 
我们的云学习平台还搭载了很丰富的电子绘本阅读、游戏化的练习系统。整体来说,上线一年多以来,励步的孩子们在家里可以轻松实现平均3个小时以上的真实场景浸泡和高效率的语言操练和互动。这样的浸泡时长和内容,让我们通过习得的方式,让孩子在幼儿阶段,用他们优势的语言学习方式,打好他的二语扎实的启动基础,这就离我们理想的教学模式进了一大步。
 
3、4岁孩子的语言学习能力真的令人惊奇,孩子们对于新技术的学习能力也是天然的,iPad在他们理念中就是一个天然的玩具。所以,我们的孩子经过几次线上直播的学习,就能够原滋原味的模仿我们的情景课程主播,活灵活现的表现复杂的语言技能,这我们已经证明这是有效的了。
 
除此以外,我们也在积极探索语音识别、人工智能设备在孩子语言训练方面的应用,相信随着时间和技术的成熟,我们能在更多的场景里面为孩子提供更高效的语言浸泡。
 
当然,这个过程中我们发现技术很好,但是让技术变得更人性化的工作也有很多挑战。家长普遍的认知是基于技术的学习,不一定是越多越好,而如何让科技手段有最好的效果和接受度,这主要靠线下课堂老师。因为,再好的技术内容想要呈现,尤其对于幼儿阶段的学生,还是要靠那个老师,有了很好的课堂亲密度之后,再去做这样的连接会非常有效。
 
我非常喜欢今天上午一位演讲嘉宾分享的一句话:技术再好,再高效,家长最关注、孩子最依赖的还是老师的责任心和爱心。这方面,我们在这个过程中的感受还是非常深的,科技并不能代表一切。
 
这个是我的分享,最后呼应杨老师说的两点:
 
1、早期学习的潜力真的巨大,而且我们看到科技加上好的内容、好的方法,真的有特别大的能力让孩子在很早就能够掌握我们成人需要经过大量训练才能够掌握的语言技能。
 
2、回到公平化的问题,因为科技的产生,会有越来越多的机会。
 
有一件事让我们很兴奋,就是我们可以把科技和老师之间的分工做的更好,让老师更高效,很多好的内容可以通过科技呈现,老师更多的是去创造孩子学习的动力,更多的是做亲密度。
 
孩子有了亲密度和动力之后,科技的作用就会发挥。将来,如果我们的科技是很低成本、高效率的,能够推到三四线城市,我们就不需要很强的老师,就能够解决很多很多方面的问题。
 
初九:
 
好的,谢谢!下一位是陶老师。她在这块是非常专业的,刚才陶老师在发言时,主要讲了语言里面二语习得,但事实上我们认为在儿童早期的这些研究里面,更多的东西不光是语言,还有它的综合能力。陶老师能不能给我们分享一下,你在做前沿研究的时候,有哪些可以跟大家分享的观点。
 
陶沙:
 
我很高兴能够参与到今天的活动里面,我有几个角度供大家来考虑:
 
第一个角度:科技是一个客观的存在,对于教育的影响也是客观存在的。
 
但同时,科技它是双刃剑,它给我们孩子、给教育行业带来无限的机会,但同时也会给我们带来巨大的挑战。
 
举个例子,互联网每个人都离不开了,无论你是在北上广,还是在三线四线,甚至在农村。但与此同时,互联网对于我们儿童发展又提供了很多的挑战,比如说成瘾的行为,互联网成瘾的问题已经是一个在儿童发展的领域里面越来越重要的问题。实际上在儿童发展的领域,关于孩子使用屏幕时间的问题,从20世纪,60年代电视出现以后,到现在其实又进入一个新的高潮,当这些科技产品越来越吸引孩子的注意力时,孩子整个成长的生态环境可能发生了改变。
 
实际上,所有的这些APP,到目前为止,更多的还是侧重特定的技能培训。它很有效,很让孩子喜欢,但孩子不是一个技能的容器,除了学习特定的技能,早期的孩子,包括他一生的发展,还有更广阔的任务要去完成。他还需要户外活动,他们必须要到户外,去探索,去和他人互动。
 
在这样一些挑战面前,并不是要停止科技的输出,除了想到用这些精彩的应用去培训孩子特定的技能之外,要想着怎样用这样一个手段,为孩子做更好的生活安排,让他们在早期有更全面的发展,让他可以在户外,可以在孩子和成人的互动里面,更好的、更全面的去获得经验。
 
第二个,我也是特别想去呼应我们杨老师和曹老师讲到的点,我就想到实际上在研究里,从儿童早期的发展我们知道,环境经验特别影响大脑的学习,有两种角度,一个就是它提供丰富的刺激。
 
所以,我觉得有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就是怎么能够更好的融合科学研究和教育实践,怎么能够更好的把人们发现的、甚至是已经颠覆过去认知的,更多的传递到我们实践的领域。
 
初九:
 
Neal是唯一一个拥有两个纯粹的科技教育产品APP的人,虽然陶老师说我们要拥抱科技,但是同时他也说科技让我们面临巨大的挑战。
 
Neal Shenoy:
 
我在纽约创建了一家公司,叫做BEGiN,这个公司是一个针对儿童早期学习,特别是阅读的平台。在这个平台上,我们有两个服务:
 
第一个服务:就是针对2-4岁的孩子,目的是让他们愿意阅读。对于2-4岁的孩子来说,他们还不知道怎么样读,但是他们知道喜欢什么,感兴趣的是什么,所以我们应该对此进行解锁,可以通过这种方式提高他们的理解能力。
 
第二个服务:对于4-5的孩子来说,他们开始学习阅读,我们推出了一个系统,它可以教孩子如何阅读,包括拼写、跟踪、理解能力。
 
这两个项目同时运行,可以帮助解决2-8岁孩子学习阅读。你可以看到,技术对于早期儿童的教育来说是非常有利的,但首先必须了解技术的作用是什么,以及对于技术人员和教育人员来说,我们如何解锁他们的这种学习本能,如何激励小孩学习兴趣呢?如果能做到的话,50%的那些不利于他们学习的挑战,都会被这种愿意学习的期望、动力化解了。
 
当我们思考技术以及技术在早期教育当中的作用时,我们想到了一个方法,实际上就是参与。也就是说,你是否能够激发孩子学习的欲望,我们所指的就是愿意去阅读,如果有了这样的参与度的话,就会加速他们的学习里程碑,他们会学习的更快,且随着他们对技能的掌握,他们会更加愿意阅读。如果你能够说服教师、父母,让他们更好的对孩子进行支持的话,就会形成一个良性循环。
 
不管是鼓励孩子去学习,还是支持孩子掌握阅读能力,我们可以使用人工智能、自然语言处理能力。比如说对于2-4岁的孩子,他们还不会读、写,我们希望他们愿意去问问题,或者是问一些故事,非常自然的,而我们的一个联网设备,会帮助他们找到相应的内容。基于他们对学习的热爱,通过人工智能,我们可以知道孩子喜欢什么,然后根据孩子所喜欢的内容,提供相应的内容。
 
另外,对于孩子来说,要提供个性化的学习体验,这样他们整个的学习过程会受到他们所学习主题的支持,比如其中的人物、主题等等。所以,技术能够知道孩子喜欢的是什么,然后提供个性化的学习内容,可以逐渐的让孩子愿意学习。
 
在技能的掌握方便,我们发现最好的就是适应性的学习,我们项目的目的就是要开发合适的内容,给到合适的孩子,在合适的时间,以合适的顺序和合适的时间进行,因为没有两个孩子是一样的。
 
初九:
 
大家听完刚才四位嘉宾的观点,有什么想法吗?我自己感觉我们每个人都在自己所从事的领域和位置上,为教育做贡献。
 
但是,还有两个大的问题,即教育公平、教育均衡。
 
事实上当科技被大量运用时,其实也有一些副作用,而且教育、孩子的成长,并不是一个单一产品、单一场景就能解决的问题。
 
接下来我们四位来简单讨论一下彼此做什么,能够更好的拉进一下彼此的鸿沟。
 
陶沙:实际上我觉得科技本身不能够自然而然成为好的教育本身,但它的确有这个能力,让教育以更好的形态发展。
 
我觉得Neal的这个描述令人很神往,每个孩子按自己的步调、方式,最后获得自己的学习经验,成为更好的自己,我觉得每个人会觉得这是一个梦想的学习过程,但是科技本身不等于这个过程。我觉得这个过程对于我们中国的教育发展来说是很重要的,大家要去考虑这个问题,并不是说你看见人家的国家做了这些,我就要做这些,一定要基于对你的孩子的学习理解,你最后才能获得提升。
 
初九:
 
陶老师,现在中文学习这块,你认为是可以拿出来用,可以实际糅合到产品里面的,有推荐吗?
 
陶沙:
 
在拼音的学习里面,刚才杨老师讲到了,我们北京师范大学已经有一款相应的产品了,但是更广泛的就是我们中文的阅读过程。实际到目前为止,还没有看到真正反映科学研究进展的一些产品出来。
 
初九:
 
是因为两边隔的太远,信息不通达,还是因为什么原因呢?
 
陶沙:
 
我觉得可能就是我们在研究里面并不像从20世纪60年代以后,在美国和英国所经历的,对于阅读有一个特别系统和深入的研究。
 
我们也许认识到了一些因素对我们中文阅读很重要,但我们实际上还没有能够通过大量的、重复性的研究去验证它。
 
我觉得有一个很重要的问题,特别需要引起政府、大学、公益组织的重视,实际上我们很少研究者、科研者为我们的应用者提供有关领域研究的、严谨且完整的总结,这个在我们中国的学术领域里面,是被忽视的。
 
我觉得有可能通过我们今天的讨论,形成一种共识,当实践需求有很多的时候,你不能期望产品的开发者,把这个领域所有的知识全都掌握了。
 
但是,可以期待的也是行之有效的办法,就是无论政府还是社会组织,或是大学,应该形成一个渠道、机会,让我们的研究者非常严肃、客观、全面、深入的基于证据去总结这个领域的研究成果,然后提供给学校教育系统,或产品开发的企业系统。
 
初九:
 
我们其实注意到这个问题了,芥末堆有一个小计划,我们内部孵化的,叫冥王星,通过自己出资把学界的研究,包括教育公平,和在商业上的一些应用,联系在一起。
 
杨一鸣:
 
根据神经科学来说,实体上的互动是非常重要的,我们都知道企业并不能够代表父母,我们从科学当中所学的,实际上是一个互动的过程,它也是学习后期能力形成的一个基础。
 
以阅读能力为例,一个四个月大的孩子开始笑、哭,父母会有相应的反应,这实际上就是一个语言开发的初心,当孩子6-8个月的时候,当你在与孩子进行交流时,也是一个互动,也就是“早期的素养培训”。在这个基础之上,我们如何去打破这个缺口,需要从神经科学的角度来理解这个问题,来帮助父母去理解这个问题,来更好的帮孩子开发早期语言发展。
 
不同的语言也有不同的语言模式,我们知道在芬兰只有24个字母,并且是非常透明的语言制度。在孩子进入幼儿园6个月之前,他们就开始学习这种字母,父母在同化的时候给孩子培养这种技能,他们还有一些不发音的字母,和中文的汉字系统是不一样的。
 
我们在BMU也做了很多工作,我们研究中国汉字的基础系统,因为我们有不同的语音、句法等等,我们可以进一步研究来为我们更好地去理解,并且更好地培养孩子的语言发展技能。
 
随着我们研究不断地深入、不断地突破,我们也能够更好地去解决这种鸿沟,尤其是在农村地区,孩子们在早期的时候被剥夺了很多的机会,他们没有接触到外界的机会。
 
初九:
 
小朋友在成长的时候,不仅是语言,互动也很重要。
 
没有一个产品或者是没有单独的一方在整个孩子的培养里面能够解决问题,因为你们两个是在某一个层面上的实践者。我想问Neal,你对于你的产品最完美大的期待是什么?
 
Neal Shenoy:
 
我们今天有了非常深入全面的交流,技术和家长都在早期教育中扮演着非常重要的角色。
 
虽然美国利用了6%的GDP在教育,尤其是早期教育中投入了大量资源,然而仍有66%的美国孩子在三年级之前没有阅读的资源和机会,这是非常令人震惊的,尤其是在美国这种人均收入水平较为富裕的国家。
 
而在中国,教育部门已在儿童早期发展中投入了很多,遇到了一些问题和挑战,也在尽力让系统变得更加的透明。而我们目前主要推动的合作就是对孩子在早期教育以及早期阅读中的培养。我们认为要儿童教育中尽早嵌入这种能力,仍需要做两个事情。
 
一是借助科技的力量提供一个平等的教育机会。我们要利用技术和科技为儿童,尤其是不能享受平等教育机会的孩子们提供优质的教师资源,让他们更好地运用科技帮助学习。
 
二是科技的硬件门槛应该降低,包括我们手机、iPad等等,不应该要求很高的带宽,对受众的技术不能有很高的要求。科技需要去很好地适应孩子的交互体验,扮演推动平等的角色。
 
而另一方面,家长的参与也非常重要。我们可以搜集很多孩子运用科技的数据,给父母提供更多的信息,这样家长能够更好地了解孩子学习习惯,也能知道孩子学习的进展和偏好,更好地参与到教育孩子的过程中。
 
所以说科技不是一个解决方案,而是我们用来帮助家长让孩子变得更加优秀的手段。如果我们能提供一个很好的良性循环,就能够更好地运用科技助力教育。我们在美国这样做,也希望在中国引入这样的模式。
 
初九:目前大家在谈论教育的时候,都会谈到我们需要机制和多方的合作,那么你最完美的设想是什么样的?
 
曹伟:我觉得没有完美。最完美就是我们有自己的全日制的学校,我们有最好的老师,我们有所有的科技,我们很平衡地去应用人、技术、方法,把它完美地解决。
 
教育资源天生就是稀缺的,不管是人、技术还是家长的时间都十分宝贵。我们所做的一切,尤其是商业和技术所做的一切,除了逐利的一方面,做的最多的还是让教育变得更高效、更普适,让所有人都可以触及到。
 
我们非常认同在教育中人的触及一定是最重要的。不应单单只依赖科技,家长一定要跟孩子有互动时间,要切身参与到教育里来。我们都在朝这个方向努力,但是没有完美的方案。
 
初九:其实我们都知道这个世界是不可能存在完美,无论我们再怎么努力都不可能有完美,但我们对完美的想象应该至少有两个作用:一是让我们知道还有更多的事情要做,二是让我们发现现在需要改进、需要做的事情更多。
 
 
在论坛结束之前,我一般会要求每一位嘉宾给大家留点什么。
 
杨一鸣:我们在神经科学上已经做了很多的研究了,发现更多的反映和关怀是非常重要的,也就是在早期对儿童学习的介入,能够使在孩子以后发展中获得更好的效果。
 
所以,我们在儿童早期教育中应该更早的介入,使他们以后的发展拥有更好的轨迹。
 
我们会关注一些基础的、基本的技巧,包括认知能力和非认知能力的发展。在儿童后期的发展中,早期对这两个能力的培养都是非常重要的。
 
还有一个是渐进性的家长培养,家长需要更好的了解这些政策。同时我们教育从业者也必须要和家长、教师进行更好的互动、结合,这样的话能对儿童后期的发展有更好的结果。
 
初九:那请我们的陶老师进行总结。
 
陶沙:如果要说总结,我想说三个词:
 
1、开放。
 
2、警惕。
 
3、推动。
 
开放就是我们永远对科技可能为教育带来的变革、机会,一定要去开放,这回带来无穷的可能性。但这个开放并不是说科技只做它习惯做的事,科技还要睁开眼睛看看社会的需要,看看整个社会资源的配置,哪些地方的投入更高效的,我觉得大家都要开放。
 
第二,要警惕,再棒的科技也不必然等于科学和正确。再好的科技,也有可能做愚蠢的事情,所以我觉得研究者、家长、科技开发者和应用者要警惕,你是不是按照科学的规律去应用了这个科技,你的科技应用是不是反映了科学的原理。
 
从研究的角度来看,我们不能总是责备外界不了解我们的研究进展,认为外界都太糟糕、太落后了。我们应该想办法和大家一起,和教育的实践一起,想办法把研究中确切的、可靠的东西总结出来,奉献给大家,这是一种推动。
 
再有一种推动,我觉得也很重要,我们还要在去研究,那就是科技对整个人类的生态过程的影响,它必然会给儿童青少年的发展提出新的问题。
 
所以,这个是要一块推动的问题,我们不光要研究过去的东西,还要研究现在和未来的东西,我觉得这个也是很重要的一个推动。
 
还有一个推动就是特别希望,不管我们在哪个领域,在做相关的工作,都应该是大家一起来做。
 
在中国有一个很独特的师范大学体系,有北京师范大学、华东师范大学等等。各省的师范大学代表了它所在的地方,北京师大代表的就是全国这样一个范围,代表的就是我们研究儿童的学习和教育最好的机构,你到中国的31个省市自治区去,可能他们互相之间会有差异,但它的师范大学一定都是在那个地方对孩子的发展、孩子的教育上最重要的一个研究机构。
 
目前,我们有18个研究机构,9月26号我们成立了儿童青少年脑智研究联盟。这个联盟不仅有很重要的科学研究目标,还有一个目标就是我们这18个单位承诺,要长期的把科学研究的最新、最重要成果对外传播。不仅要成为一个知识的发现者,也成为一个重要的传播者。我们要辅助所有愿意应用这个支持的人,不管是哪个机构、个人,或是哪个系统,一起把中国的孩子学习能力、心理健康水平、未来的素质,能够得到有一个更大的提升。
 
初九:Neal你想要推荐什么有意思的,在这个领域,你认为不错的产品是什么?它可能是用在商业层面,也可能是解决教育公平化的。
 
Neal Shenoy:实际上,我并不会推荐任何具体的产品,但是我会推荐一个方法,当孩子很小的时候,比如说2-4岁,他们实际上是暴露在词汇、语言或者是各种各样的主题环境中,只不过他们自己不知道。
 
对于父母来说,你需要清楚孩子们喜欢什么,这样的话,可以更好的为他们布置更多的学习机会。
 
比如说,孩子喜欢玩在线游戏,是不是可以提供一些实体书或者是安排去展览馆参观、到郊外旅游来为他提供在其他主题环境的暴露机会,促使他在新环境中学习。
 
对于孩子们来说,我们应该让他们有这样一个好的暴露机会。而对于家长来说,我们要根据孩子所喜欢的内容,我们要通过这种手段强化孩子这样学习体验。
 
初九:曹老师,这次到您说了。
 
曹伟:如果从英语的二语学习的角度来说,还是推荐阅读:像经典的绘本,像新的电子阅读产品,和好未来合作的Reading A-Z,还包括Neal的两款APP,我刚才看了一下,很不错,我觉得很值得尝试,大家可以去看一看。
 
初九:好的,谢谢大家,我们今天的论坛就到此为止,感谢大家!

 

蜀ICP备14031750号-2 版权所有 [新华在线]
© 2014 Hebei XinHuaZaiXian News Digital Media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 by DedeCms蜀ICP备14031750号-2